远方的孤独

注册日期:2014-05-19
访问总量:309357次

menu网络日志正文menu

中国现有体制为什么不会有真正的创新?


发表时间:+-

中美贸易战进入一个不确定时期,我认为原因是多方面的:1.川普把中国定义为美国的竞争对手后,贸易关系就不再是以前的那种只是做生意的关系。2.北韩核问题的解决或者不解决都会是需要一段时间,而中国的作用是最关键的。3.中国方面提出多进口2000亿美元的产品,对川普政府内的经济国际主义者是有很大的吸引力,而且也会是给川普具体的成果来取悦选民,4.中国政府恐怕不会接受知识产权偷窃的指控和改变2025计划。

中美贸易的谈判申明,没有任何具体的实施措施,一来双方需要时间消化,二来还是北韩问题阻挡着老川的节奏,我们不久就会看更多的好戏。习大最好不要在北韩核问题上耍聪明花招,但是我认为习大的中共肯定会用这段时间,每天二十四小时做沙盘,集中召集政治,社会,科学方面的专家们,要他们加班,给他们比法定二倍还多的加班工资搞。习大的脑中和不时的嘀咕:NND,本大大凭跟我川哥的个人关系,给我们国家搞到了一点时间,你们丫丫一定得给我想出个比孙子兵法三十六计还要高明的花样,最好从马克思宇宙真理当中找出适合中国特色的那条高招,也可以去毛纪念堂,摆个虔诚的姿势,请他老人家给个指示。

我敢百分之1000肯定,那些专家们都会献上百分之1000certain肯定能行的计谋。说不定几个外国专家和国内大拿们还联合献very certain的计呢。


本篇是想谈谈在这个背景下,中国现有的体制能不能有自身真正的创新能力。英国哲学家罗素(Bertrand Russell)有句名言:“The whole problem with the world is that fools and fanatics are always so certain of themselves, but wiser people so full of doubts.”


好多年前我在美国EMC工作,后来在IBM工作,差不多十年前去一家中美合资中方占51%的高科技公司,都做系统架构architect,平时的工作计划和要求是设计系统软硬件架构并原型化,然后帮助产品化。在美国公司我学到最多的是那些年对自己的设计能做出什么结果总是战战兢兢,常常的怀疑,花大量的时间在原型机上试验。上级们也从不干涉,从不直接和间接的影响我的工作,完全自主。渐渐的养成了对人和事保有skeptical的习惯。后来在那家合资企业的经历完全不一样,给CEO和高级主管们汇报时,总是被要求要讲清楚,要明确,要把产品长什么样清晰描述出来,多少接口,多大容量和性能等等。领导们对架构不懂,也不感兴趣,但是要求要比较别人的产品好,要赶超和世界领先。因为如此具体的要求,汇报时自己慢慢被逼成以非常肯定的态度,用多接口,多容量,高性能这些大领导们听得懂的指标来通过审批。架构上的不匹配,就用各种工程手段来实现,很多时候产品的架构不能支持,就硬干,来匹配汇报时自己非常肯定的表达和决心。我相信这就是中国当前高科技行业从上到下人治命令式的现状。国企就更不要说了。在我的这个行业,很多人认为工程手段也是创新的一种方法,但是在我看来那不是真正的创新,绝大部分结果只是跟别人的产品不同或者高规格,不匹配的架构最终是要害人的。


我为什么要引用罗素的那句名言呢?因为中国文化熏陶下的体制是不懂得做人的skeptical的高贵的。我们看到和听到的几乎所有的都是那么certain。房地产涨是certain的,投入几千亿搞芯片成功是certain的,中国赶超取代美国是certain的,还有包括大人教育孩子提出的很多都是certain的,等等。不容怀疑和质疑在政治,社会科学,包括我提到的大公司里的研发都是常态。这不,习大大现在提出马克思主义是宇宙真理,多么certain啊。按照罗素的观察这些人是fools and fanatics。我们再来看川普,他的最著名的口头禅是:we will see what happens.两个国家的元首形成多鲜明的对比。


一个垂直汇报体系,做事比如搞科研和创新需要资源,这样的连宇宙真理都是那么certain的氛围,具体做事的人会是怎么应付来获得机会和获利呢?毫无疑问,汇报要资源的时候都是豪言,赶超,而且那么certain,大领导们听起来多爽?大领导们对付他们自己的上级要资源时同样甚至更certain的。具体实施的时候就用工程手段拆补,拼装,大跃进赶时间。这样的工作氛围和环境,这样的体系,怎么会有真正的创新呢?打个比方,习大大接见一位芯片大师,问中国芯片啥时能赶上美国?我能猜到这位大师会怎么说:没问题,习主席,五年我们肯定能赶上,然后递上一堆胶片材料来展示这位大师的certainty,习大大龙心大悦,给他100个亿。但是我相信罗素的睿智,fools和fanatics拿到再多的钱,也不会有什么真正的创新。


浏览(6211)
thumb_up(51)
评论(135)
  • 当前共有135条评论
  • 远方的孤独 回复 嘎拉哈

    在那边回复了。

    回复
  • 远方的孤独 回复 香椿树1

    “很奇怪你会把信神与质疑精神连在一起。”

    解释一下。香博提到的宗教黑暗在西方经过基督教世俗化后带来了科学的发展。而质疑精神就会保持这种发展的持续,但是人不能做上帝该做的事。不信神而信人,就会出现人定胜天的笑话。我提倡质疑所有的同类人权威,包括也要质疑否定自己。虽然我是个不可知论者,我认为还是要有信仰的,正直勇敢公平公正是信仰的产物。不管这些是从哪儿来的,肯定不是同类人发明的。

    回复
  • 香椿树1

    你描述的美国公司的例子与国家并没有关系, 而是同公司所在的生态位有关。 前两天有人骂联想是洋奴爬虫, 其中提到一个交换机发展的例子很受启发。 公司处于追赶阶段是养不起闲人等不起时间的。 小公司里每个工程师都是顶梁柱,一个松垮公司倒闭, 而大公司里你那点工资九牛一毛,公司等的起。

    很奇怪你会把信神与质疑精神连在一起。 前边说过西方当前的暂时领先是打破神的权威促成的。 摆布经开篇第一棒子就是砸怀疑者脑袋的( 苹果和蛇)。 我感觉中国满清蛮族统治导致落后之后, 中国人迷失了自己, 丢掉金碗换瓦片

    回复
  • 嘎拉哈 回复 嘎拉哈

    如今中国文化正是按照天敌的路子来在几个方面同时开展与西方文明的对抗的。1逆向工程是科学创新的天敌。2. 集体主义是个人主义的天敌。3. 钻规则的空子是规则的天敌。

    回复
  • 嘎拉哈 回复 远方的孤独

    【在我看来,纯科学导向的人,像哈拉利这样有个致命的缺陷,那就是总认为借助科学加上高智商就能获得规律,我不认为是这样的。因为科学的根本诉求和本质是把事情简单化,纯科学导向都是reductionist,而世界,包括每个个人完全是个复杂complex系统,】

    ---- 如果说生命个体的本性在于复杂性,那么由个体涌现出来的社会现象,肯定是复杂的平方了。除了复杂性一面之外,生命还有脆弱性的一面。例如,虽然人可以造出原子弹,但是一颗子弹就能让一个人轻易毙命。同理,越是先进的社会文化就越有其脆弱的一面。

    相比之下,独裁统治却可以在很大程度上消除这种社会性脆弱。例如,本拉登的一次袭击,就可以导致美国经济的大倒退。但是假如本拉登袭击的不是美国世贸大楼而是北京天安门,中国经济会大倒退吗?我认为绝对不会。很多人不了解为什么中东恐怖主义者一般不会跟中国过不去。其实根本原因并非是恐怖主义与中共的独裁理念更一致。而是中国太皮实。换言之,皮实乃恐怖主义的天敌,而恐怖主义又是脆弱民主的天敌。

    回复
  • 溪谷闲人 回复 远方的孤独

    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三老四少路漫漫,上下求索虾扯蛋。

    远方老弟的“后现代文明”和“让渡”倒是有点儿有启迪作用。

    回复
  • 远方的孤独 回复 溪谷闲人

    闲人老兄有高见,无需那么自信满满啊。

    回复
  • 远方的孤独 回复 双不

    “你肯定走眼了。”

    你的意思习不是真信?

    回复
  • 远方的孤独 回复 香椿树1

    “你说的信人与我说的信人已经不是一个东西了。”

    我认为人的高贵来自于自我怀疑,甚至自我否定,当然是在吃饱了以后。所以为了吃饱饭,信人和信自己是无所质疑的。但是如同我一再说明,人类不能停在某个时间点来看人类的问题和文明的成果,人的精神世界的奇妙如果不能让人感到惶恐,尤其是吃饱了以后,这就区分出不同的人。中国几千年历史,恐怕主要还是在自信满满想吃饱和吃的更饱点,害怕没了下顿。

    回复
  • 远方的孤独 回复 香椿树1

    “中国的信人其实也不是说信某一个人, 而是一种自信,其缺点不是独裁,”

    中国人的信自己,本质上是没吃饱饭的“信”,这种自信对生存是必须的。问题是到底要吃到多少饱呢?聪明和有能力的人还会自信的让自己的家人和后代吃饱,而且要屯足。独裁的产生来自于这个吃饱了不够,还要吃。精神上的自我怀疑和自感渺小不是中国信自己的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尤其是想到有一天要死的,不吃遍天下,多亏啊。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