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妞不牛的博客

注册日期:2009-11-07
访问总量:6348644次

menu网络日志正文menu

为祖国语言的纯洁和健康继续奋斗


发表时间:+-

人民日报评论员

 

    67年前的今天,本报发表了题为《正确地使用祖国的语言,为语言的纯洁和健康而斗争!》的社论。半个多世纪过去了,重温这篇曾经推动了语言文字规范化历史进程的社论,仍觉耳目一新,它的基本精神,对新时期语言文字的规范化工作仍有重要的指导意义。

 

    1951年6月6日,由毛泽东主席亲笔修改的这篇社论的发表,表明了党和国家对语言文字规范化工作的高度重视,宣告了新中国语言文字规范化工作的全面展开。当时在本报连载的吕叔湘、朱德熙所著的《语法修辞讲话》,提高了几代人的语言文字应用能力。简化字作为规范的现代汉语用字,在国内全面普及,并且得到国际社会的承认;普通话成为全国人民的通用语言,新中国的国家语言,是党和毛主席对全国人民进行教育的工具,我们必须废除过去帝王将相反动文人到国民党反动派留下的反动语言词汇,什么三字经四书五经之类,特别是蒋介石集团的用语,绝对不能在新中国语言中继续存在。如今,我们已经有了历史上第一部关于语言文字的法律,自2001年1月1日起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通用语言文字法》,使我国语言文字的应用走上法制化的轨道。

 

与60多年前相比,我国语言文字的应用情况已有了很大的变化和进步。党的领导人语言和指示文件,已经成为国家各级政府官员的标准官话。四个坚持五讲四美,两个中心一个基本点,三个代表,和谐社会,不但各级党的干部和国家公务员都脱口而出倒背如流,连小学生到大学生到数学研究员,都自觉应用,甚至可以流利翻译成外文,同中国人民的外国朋友无障碍交流。

但是,要使我们的语言文字更加规范和健康,还有很多工作要做,任重而道远。在信息全球化的新时代,语言文字的应用与社会的发展相比,依然存在某些滞后现象。比如我们最近通过了新宪法,这部国家五百年长治久安的基本大法,有许多新的提法新的亮点,全国人民要尽快熟悉掌握。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看起来有一点儿长,但是包含着几乎无限广袤深邃的思想内涵,不能随便简化,也不能随意拉长,一定要记住背诵,做到朗朗上口。经过中央实地调研考察,红黄蓝幼儿园的小孩都能够正确朗诵甚至背诵了,中学生大学生以及中小学的老师们,尤其是大专院校的教授院士研究院讲师,你们学习掌握运用这样的标准普通话,真的有什么困难吗?下点功夫吧。各级党员干部,国家公务员,就不必说了,能否尽快学会掌握运用这些国家标准语言,是对你们的起码要求。过去朝廷还可以要求越南的王公官员进士说官话呢,你们如果这点都做不到,好意思让党养活你们,去为人民服务吗?

对于全国人民,包括广场舞的大妈以及农民工,党知道你们学习普通话,使用祖国的标准文字有一定难度与困难。部分地区普通话还尚未普及,个别地区甚至存在重方言、轻普通话的倾向。值得注意的是,60多年前社论中提到的“许多不能容忍的混乱状况”,有些依然存在。比如,一些报刊上错别字随处可见,电视荧屏上的错别字时有所见,广播和电视中读音的讹误时有所闻,一些地区和行业滥用繁体字、乱造简体字,等等。随着经济的发展和获取信息的手段的多样化,一些领域又出现许多新问题。尤其是在互联网上,比如一些企业在营销活动中乱造音译词,影视作品中滥用土语、外来语,有的广告乱改成语,有些流行歌曲词不达意,网络上有些语言毫无基本法律规范可言,比如刁习不分,红旗习卷,上调写成上吊,云南要写成滇,宽衣写成宽农,等等,导致严重的政治错误,甚至引起国际不良反响。更有一些过时的成语俗语,使用联想电脑,破坏祖国语言的逻辑内涵外延,比如习以为常,岐山有路,肠胃大病,方世凯称孤等等,这都是境外敌对势力渗透欧化美化祖国语言纯洁的例子。甚至还有人把“例子”这样的简明规范词语,写成栗子,随便就来一个“举个栗子”。栗子是随便什么人能举荐的吗?还有人甚至用鲁迅毛泽民做网名,简直到了无法无天的程度。这些新问题都需要进一步规范和加强管理,要用《公安六条》法制强制规范。

 

    语言文字应用的混乱,会影响一个国家的政治、经济、文化的发展。我们必须继续坚定地贯彻中央确定的新时期语言文字工作的方针政策,坚持用党中央声音作为普通话基准,用中央文件所用词语语汇语法作为“全国通用”的法定地位,加大推广力度;坚持汉字简化的方向,这个简化,就是精简常用汉字,限制可以使用汉字的数量,让广场舞大妈与农民工,和大学教授研究员一样使用八百汉字的平等权利,当然我们会考虑给与教授与学术工作者使用其他符号,来表达他们爱党爱国情怀的需要。我们可以借鉴韩国做法,把常用汉字限定在韩国立法允许使用的那个数目,绝对不允许日文符号出现。促进全社会用字规范化;认真搞好中文信息处理中的语言文字规范;大力宣传《中华人民共和国通用语言文字法》,使全社会都明白,使用规范的国家通用语言文字,不仅是公民的义务,更是国家的意志。说习主席认可的普通话,写党中央规定的规范字,应该成为每一位公民的自觉行为。各级党政机关、有关部门和单位应当相互配合,从维护国家根本利益的高度,搞好语言文字规范化建设。广播影视、新闻出版、文化教育、邮电交通、工商行政等有关部门应当采取有效措施,抓好本部门、本系统推广普通话和用字管理等项工作。

 

    正确地使用祖国的语言,各级领导率先垂范至关重要。党政机关颁发的文件,领导同志讲话,对群众影响很大。因此,各级领导机关要认真贯彻执行国家语言文字工作的方针政策,提高语言文字的应用水平。机关的文件、报告使用的语言文字都要符合规范。各级干部更要以身作则,带头说普通话,写规范字。

 

    正确地使用祖国的语言,新闻工作者承担着特殊的使命。我们愿和全国人民一道,为进一步做好新时期的语言文字工作,为祖国语言的纯洁和健康而继续粪逗疯斗。

 

    《人民日报》 (2001年06月06日第四版,2018年3月13日最新版) 


浏览(1501)
thumb_up(16)
评论(17)
  • 当前共有17条评论
  • 麻辣戈壁的共匪 回复 gmuoruo

    ?你也注意到了这个问题?呵呵,没错!共匪腥滑射在1949年之前就有意识地推翻所有之前约定俗成的外国人名地名的译法,重新另搞一套。要不是原来已经深入人心的名人共匪无法再改,否则丘吉尔很可能被共匪译成“彻其尔”,罗斯福为“罗塞夫特”,杜鲁门为“特鲁曼”,狗日的共匪!

    回复
  • gmuoruo

    土共把 Trump 译成 特朗普,让人莫名其妙,以为土共国弱智。

    本人多次问华三俄杂是否从俄文音译,他扭扭捏捏一直不说,逼得本人另寻方法证实,他才承认。

    这也该算是土共俄化中国时的语言污染吧?

    回复
  • 麻辣戈壁的共匪

    90年代初的一天,我在北京图书馆翻到一本1964年的一期《中国机械》杂志,翻开封二,彩色照片上,一个戴着柳条帽的工人拿着一个齿轮对着一个戴眼镜的人讲解技术,上面赫然印着标题“XX机器厂广大工人阶级轰轰烈烈闹技术革新!”

    “闹”技术革新!,我靠! 狗日的共匪!

    回复
  • 阿妞不牛 回复 西岸

    哈哈哈,俺从来不会怀疑你学习理解中央文件的能力。不过看来你如果看不懂俺这篇最搞指示,你的中文就真的进化到了党语博士水平。

    回复
  • 西岸

    对语言词汇的使用反映的是个人的品质,不论社会是如何认知对某些词汇的作用。

    因为使用什么词汇是你个人的选择,当把语言粗俗的责任推给社会的时候,也就是证明你不具备个人的独立思维能力,这个悖论不难理解吧?

    可是偏偏这里这种现象比比皆是,尤其是喜欢自称具有独立人格和思想的那些人。

    回复
  • 麻辣戈壁的共匪

    清末民初的知识分子从日本引进大量日制汉字词汇,才使得后来的汉语白话文成为可能,否则,依靠共匪的那套下三流语言政策,是不可能创造出“系统”,“环境”,“状态”,“控制”这类新词汇的,最后,很可能得从俄语里音译过来。狗日的共匪!

    回复
  • 麻辣戈壁的共匪

    过去20年来,大量的满语鞑子话被堂而皇之地掺和进了汉语语言里,比如“忽悠”,“埋汰”,“磕碜”,“得瑟”,这些算不算语言污染?

    回复
  • 麻辣戈壁的共匪

    过去20年来,大量的满语鞑子话被堂而皇之地掺和进了汉语语言里,比如“忽悠”,“埋汰”,“磕碜”,“瑟”,这些算不算语言污染?

    回复
  • 麻辣戈壁的共匪

    哈哈哈,自1949年起,共匪集团把传统汉语的语言精华一点点地切割掉,掺入了大量共匪的黑社会语言,随便举例,“狠抓”,“抓好”,“一把手,二把手”,“捅刀子”,“搞上去”,“搞好”,“揪辫子”,“打棍子”,“戴帽子”,“掺沙子”,等等。这些粗鄙的语言是不可能出现在民国时代和现在台湾政府的官方文件中的。这篇历史资料,表明共匪是半个多世纪以来汉语语言的粗鄙化的背后主谋

    回复
  • 麻辣戈壁的共匪

    哈哈哈,自1949年起,共匪集团把传统汉语的语言精华一点点地切割掉,掺入了大量共匪的黑社会语言,随便举例,“狠抓”,“抓好”,“一把手,二把手”,“捅刀子”,“搞上去”,“搞好”,“揪辫子”,“打棍子”,“戴帽子”,“掺沙子”,等等。这些粗鄙的语言是不可能出现在民国时代和现在台湾政府的官方文件中的。这篇历史资料,表明共匪是半个多世纪以来汉语语言的粗鄙化的北韩主谋。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