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黑

注册日期:2009-06-17
访问总量:5429428次

menu网络日志正文menu

陈小鲁之死与安邦出事


发表时间:+-

陈小鲁之死与安邦出事


陈小鲁之死与安邦出事有无关系?现在看来很可能有一定关系。


首先要回答的问题是,他与安邦有何关系?网上有人说他是安邦的幕后老板,但他数次对外宣称他与安邦只是一个无薪资的战略咨询顾问的关系。


微信里看到这样一个信息:


“以下简述汇总自网上公开资料:9陈小鲁于2000年2月29日成立《标准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为法人代表执行董事总经理。陈于2010年11月25日作为自然人认缴实缴1.8亿元,占公司总出资额90%。公司于2015年12月18日为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朝阳分局核准。该公司出资7.58亿元于安邦公司,占安邦股东总出资额14.86%。

安邦的另一股东《上海标准基础设施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的董事长为陈小鲁。该公司出资10.08亿元 占安邦股东总出资额19.76%。前述《标准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占《上海标准基础设施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总股份的90%,也就是“标准”通过“上标”又持有安邦 19.76% x 0.9 = 17.78%的股份。二者(标准+标准通过上标)共持有安邦 19.76% + 17.78% = 37.74% 的股份(占安邦股东的总出资额)

由于陈小鲁拥有《标准投资集团有限公司》90%的股份,所以陈小鲁也就拥有安邦37.74% x 0.9 = 33.96% 的股份。

《上海标准基础设施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仍在安邦股东的名单上,但本身在资料网上被注为“迁出”。

“迁出”二字的含义奇诡。

安邦身家号称19000亿。1/3是6000到7000亿之间。缩小六、七倍,也是千亿纨绔、巨富不仁之徒。


别听他媳妇说什么得到通知安邦“没他事了”。纯属扯淡。他始终处于严禁出境和移动管控对象,此次离泸赴琼,是打了报告,得到批准后才成行的。”


以上微信里讲的陈小鲁与安邦股权关系的信息可以用图表表示如下:



Screenshot_20180311-111343.jpg


以上信息告诉我们陈小鲁虽然并不直接拥有安邦的股权,但他通过两个公司,一个位于北京的《标准投资》公司,另一个是位于上海的《上海标准基础设施投资》公司,间接成为安邦的大股东,他是安邦幕后的真正大老板。有意思的是,他对安邦14%的间接股权控制,中间只有标准投资(北京)这一层隔开,而另外19%的间接股权控制,却有两层的设计隔开:他先拥有标准投资(北京)股权,标准投资(北京)又拥有上海标准股权,上海标准再拥有安邦股权,中间有北京标准和上海标准两层隔开。外界要了解安邦的真正股东,要透过上海标准,才能看它后面标准投资(北京)这个公司股东,再透过过标准投资(北京)这个公司股东,才可以找到后面他这个真正的自然人股东。


微信里的这个信息靠谱吗?


就公司信息的公开程度而言,中国与美国有一个很大不同:在美国上市公司(publicly traded )的一切信息包括股东信息公开,从网上都可以查到, 但 非上市公司(closely held) 的股东信息则不公开,很难从网上查到。而在中国因为有个每年的工商登记,所有工商登记信息包括股东变动信息都由各地工商局公布到网上,因此所有上市和非上市公司的股东信息都可以从网上获取。从这点看,中国的公司信息就公开程度而言大大超过美国。


我自己在网上简单做了个搜索,来验证微信里的信息是否正确。


从下面这个截图中,可以看出安邦股东名单中确实有标准投资(北京)和上海标准这两个公司,两个公司在安邦中的投资额完全符合微信的数字:上海标准10.08亿元, 标准投资(北京)7.58亿元。


下面同一截图中,安邦还有两个股东一个叫嘉兴公路,另一个叫浙江中路,据网上有人说,这两个公司也是陈小鲁的公司,把这个两个公司的安邦股权也加上去,陈小鲁在安邦实际拥有的股权应该是51%了。网上搜寻了一下这两个公司的工商信息,这两个公司的原始股东法人代表确实是陈小鲁,但以后他退出了。他真退出还是假退出,比如会不会只是请人代持其实还是真股东,我们不知道。我们暂且把这后面两个公司去掉,只根据网上明确记载的前两个公司股东的资料,就知道陈小鲁拥有安邦30%股权是确定的事实。




再进一步搜索这两个安邦股东的公司信息。


位于北京的标准投资公司的法人代表是陈小鲁:



上海标准的法人代表也是陈小鲁:





没有进一步花时间去查证,陈小鲁是否拥有这两个公司90%的股权,但他为法人代表这一点就足以说明他在这两个公司占的份量很重,应该是公司老大。


网上可以查到的以上信息基本证实了微信里信息的真实性可靠性。


这么看起来,陈小鲁一再宣称他只是安邦无薪资的战略咨询顾问的说法就有点假了。作为安邦的幕后大老板,拥有安邦30%的股份,至少价值上千亿元,还在乎什么薪资吗?他不要报酬给安邦提供战略咨询也不是活雷锋的作为,而是为了自己的利益。


接下来的问题是,关于安邦的一系列调查中,会不会涉及到陈小鲁?


根据上述信息,关于安邦的一系列调查一定会牵涉到他。


股东一般而言与公司本身是分割开来的两个实体,股东一般不参与公司经营。因为股东不参与公司的经营,股东就不对公司的经营中出现法律问题负责,对公司经营负责的是 corporate officers。所以公司都被称之为有限责任公司,所谓有限责任就是公司经营活动中出现的所有法律责任,到公司为止,不会涉及到股东。但是当陈小鲁说他是无薪资的战略咨询顾问时,他就等于宣告他实际卷入了公司的经营活动,当安邦被调查时,当吴小晖被抓被询问时,一定不可避免地把他卷入其中。


有两条消息证实了这点。


在一篇报道中,陈小鲁太太粟惠宁说:“他被叫去问过话,问话后就没有事了。”


还有一篇罗点点在陈小鲁过世后写的回忆文章《小鲁啊,小鲁!真没想到!你怎么能一去不回了呢?》里提到:


小鲁曾因为一些奇怪原因在上海耽搁了许久。年前回京大家给他接风,席间小鲁如往常一样举止从容,谈笑风生。大家都担心他有压力,我也担心。席散了回家路上就剩我俩,我赶紧问他:心情会不会不好?他说:不会。又问:会影响睡眠吗?他说:不会。再问:会影响胃口吗?这回他笑了,说:呵呵,不会啊。”


奇怪原因”, “耽搁了许久”,“担心” ,“压力‘, 太明显了,他被有关当局双规约谈过。

这种约谈给他造成的压力一定不小。我们知道安邦刚刚被保监会接管,吴小晖刚刚被拘捕,进去之后还会供出什么来,对他影响有多大,很难讲。掌柜的进去了,东家能淡定吗?


陈小鲁表面淡定,但心中应该压力不小,这种巨大的压力无疑对他的突然死去有相当的关联性。


安邦的情况与海航非常相似,都是在很短时间内获取大量资金,突然兴起,急剧扩展,成为走向全世界,在全球疯狂收购知名品牌和产业的中国大财团。


安邦最引起轰动的收购产业,就是这家位于纽约的著名的华尔道夫-阿斯托里亚(Waldorf Astoria)酒店:



安邦还有一点与海航很相似,股权结构非常可疑。纽约时报2016年9月2日中文版有一篇报道标题是:《安邦之谜:村民股东、白手套和隐匿的权贵》。


报道中说,安邦目前的持股公司在中国并非知名企业,一些公司似乎仅仅是为了持有安邦股份而成立的。其中一家的地址写的是北京一栋尘土飞扬的办公楼的27层,但那里实际上空无一人。


这栋简陋的建筑位于北京,邮局楼上四层有两家安邦股东公司的办公室,那是一个代收邮件的地方。两家公司合计拥有超过150亿美元的安邦股份:

这是不是很像海航那个居住在破烂不堪的楼房里,但却拥有海航29%股份的自然人股东贯军?海航以后声明贯军只是代持股身份。他为谁代持股?为什么真正的持股者要让别人代持?这些问题都没有一个清楚的答案。


纽约时报借助安邦公司备案文件搜集了一份名单,罗列了在这些公司里持有股份的将近100个人的名字,并且发现其中十几个人来自平阳县及其周边地区。纽约时报记者赶赴位于华东地区浙江省的这个县,采访了数十名居民,包括名单上的一些人。他们还采访到了吴小晖的一位舅舅、一位婶婶和一个堂侄。

包括后两人在内的一些当地人表示,名单上的一个名字与吴小晖的妹妹吴晓霞相吻合。家人称,还有若干名字与吴小晖稍远一些的亲属相吻合,其中包括两位表亲,以及他母亲一方的几名亲戚。通过在安邦持股公司里的股份,这些人控制着代表价值逾170亿美元资产的股权。

另有一些名字指向吴小晖在当地的熟人,其中包括当地的商人黄茂生。他在接受简短的电话采访时确认,他和吴小晖有生意上的往来,但拒绝做详细说明。

村里的一位领导及一些邻居指认,名单上有黄茂生的四名亲属——有的据他们说是普通工人。这些人持有的安邦股份代表着价值约120亿美元的资产。

另一位居民梅小京表示,名单上有两个名字与她的亲属相吻合。当被问及是否认识吴小晖时,她说“是吧”,随后挂断了电话。电话再打过去便无人接听了。通过多家持股公司,这三人控制着代表约190亿美元安邦资产的股权。

就是这个地区这么一小群人——他们是小本经营的商人和村民,却偏偏控制着安邦保险集团价值数十亿美元的股份。


现在,美国监管机构正在询问这些股东是谁——他们是否是在代表他人持有股份。从贯君的例子看,他们很可能也只是代持。他们如果只是代持,他们为谁代持?为什么这些隐藏的股东不敢公示自己的真实身份?

陈小鲁说:”我这个人也无足轻重,就是潇洒一点,追求自由的人格,仅此而已”。


什么无足轻重?可以腰缠几百亿美元,在全球掀起收购知名品牌和产业狂潮的中国大财团幕后大老板,名副其实的中国首富,份量很重但确实也很潇洒很自由喔。


陈小鲁评习

2017感动美国和世界的中国人



浏览(15799)
thumb_up(39)
评论(43)
  • 当前共有43条评论
  • 马黑 回复 山哥

    不常见山哥了。问山哥好!

    回复
  • 山哥

    马黑兄高见。领教了!

    回复
  • 赢乾 回复 阿妞不牛

    两亿的注册金,贷款从何而来,借来的?哪里来的抵押资产?谁会给其?

    回复
  • 赢乾 回复 花蜜蜂

    这就是为什么李嘉诚草草地出售大陆的资产。

    回复
  • 马黑 回复 北京土话3

    我没有怎么用功。看到一个微信,用手机马上上网搜索去查证微信里讲的是否确实,结果完全被证实。手机搜索花的时间不会超过一分钟。

    陈毅画册是解放军画报社出版,应该是国家花钱出版吧?他参加编排有收益,怎么会成了他在安邦的收益?

    他拥有标准投资90%股权,标准投资拥有安邦股权,标准投资同时拥有上海标准的股权,上海标准又拥有安邦股权,这些都是网上公开的工商局发布的信息,这些信息直到今天还挂在网上。难道有错?公司登记错误?工商局错误?这么重要的信息错误的可能性很小吧?

    回复
  • 北京土话3

    你很用功,不过就我所知,陈小鲁在安邦的收益,出版陈毅画册400万,出版粟裕画册100多万,出国旅游100多万。他在上海配合安邦调查两个多月,不允许出境,查出来基本就是这些。没有股份,没有工资。

    回复
  • 花蜜蜂 回复 阿妞不牛

    你也知道他们很厉害,呵呵!

    美国政府看不见的后面,财阀集团也是很厉害的。领导人只不过是他们的代言人。

    中国不一样的地方,在于领导人也是财阀,还反过来管制财阀,因为中国的毛泽东时代社会主义彻底消灭了财阀,这批新财阀只不过是改革开放的“代持财阀”。

    所以,只要这些代持财阀哪天忘记了自己的“代持”身份,就要被敲打了。

    嘿嘿嘿!

    回复
  • 马黑 回复 木桩

    木桩好!

    哈哈,不用花时间看,这样的文章你不一定有兴趣。冬儿说我现在转到万维政治部工作,笑死我了。

    悄悄告诉你吧,老年男人写点政治性的文章,会有一种青春焕发的感觉。写政论性文章会被人无情的骂,是真的骂,这一辈子从来没有被人那样骂过的经历在网上都可以碰见,可那正是让人感觉刺激的地方。

    谢谢你的鼓励表扬!听见你的响亮掌声了。

    回复
  • 马黑 回复 花蜜蜂

    我以前对陈不太了解,真还不知道他在做生意,还做那么大生意。肯定的,这里会有官商勾结权贵介入的问题,那么短的时间,巨大财富大量涌入,应该都是来自银行贷款。阿妞说得很对,安邦和海航做的事都是特殊的必须有坚强政府背景的行业。这里没有猫腻才不可想象。

    回复
  • 马黑 回复 北冥有笋

    不会把你拉黑。

    我博文里互相跟帖都是互粉,互粉没有问题,可批评别人的观点第一会引起无休止的论争。第二,被批评者可能只是给我留言,他们是我的客人,并不想与任何人争论。你要尊重我的客人。我删过很多次在我博客里攻击批评其他留言者的贴,你不是第一个。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