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苑梦客

注册日期:2009-05-01
访问总量:4401900次

menu网络日志正文menu

美国大选、全球化与西方文明的终结


发表时间:+-

公元世纪,西罗马帝国轰然崩塌。长期以来,史学界将这一现象视为“古典文明终结”的标志。

罗马帝国是怎么灭亡的?西方学者总结出了两百多条诱因,包括政治、军事、经济、文化、生态等等。但最重要的原因是文明的冲突。历史学家奎格利对当时地中海地区历史运动与变革有过如下极为生动的描述和比喻。“古典文明的衰亡以及随之接踵而来的蛮族大迁徙将地中海沿岸各个地区和它们身后的一片广大的内陆区域都置于一种文化上的紊乱无序的状态之中。这一地区到处都是各种不同社会集团和各种不同文化的残骸碎片,在巨大漩涡中,这些残骸碎片上下沉浮,随波逐流,恰似一艘巨船在大海沉没之后所出现的那种惨不忍睹的景象一般。

西方文明是在与伊斯兰文明的冲突中诞生于七八世纪之间。历史学家皮朗说,“没有穆罕默德,就没有查理曼”,他认为应该从地中海整个空间结构着眼来考察拜占庭文明和伊斯兰文明对于西方文明形成产生的巨大影响,很有见地。七世纪上半叶,从阿拉伯半岛卷起的狂飙席卷古典文明的大本营。阿拉伯人一手拿宝剑,一手拿可兰经,在不到百年时间内,便先后征服了地中海东南沿岸的部分地区、南部沿岸的整个北非地区和西部沿岸的比利牛斯半岛地区。西方文明的形成,既是古典地中海文明崩溃的产物,也是与同时代的拜占庭文明和伊斯兰文明相互冲击作用的产物。

基督教是西方文明的核心。基督教相信有上帝的世界必有“普世正义”的存在,相信历史的发展必然以“普世正义”为道德指向。现代西方文明的两大元素,市场经济和民主政体似乎形成了一种良性循环的机制二者似乎互为表里,不可或缺。市场经济需要私有财产工商企业家和创新,而这些必须以思想、言论和行动的自由为先决条件,否则市场经济就不可能持续发展,繁荣。可以说,市场经济和民主政体共同促进了人类的进步。

但是,这种市场经济的健康发展必须以基督教文明的契约精神为内核,用通俗的话说,就是有教堂的市场经济。建立和完善这种机制绝非易事,在条件不成熟的国家强行推行这种体制,可能导致失败的结局。因为市场经济和民主政体本身都存在明显的缺陷,单独依靠它们不但无法维持一种文明,反而会解构,摧毁一种文明。目前后现代的西方文明正面临这种挑战。

从其本质上说,市场经济和民主政体并不是互补的,而是互损的。民主政体强调人人平等,特征之一就是人人一票。但市场经济要制造差别,通过剥夺一些人满足其基本经济需求的能力,使他们无法实现其政治权利诉求。市场经济倾向于制造庞大的失业人群,虽然这些失业人群能够投票,但在其他方面,他们的权利却被剥夺。民主国家公司总裁作决定大多数情况下并不走民主程序,通过投票进行,而是直接拍板决定,否则就可能贻误商机。

在全球化的今天,市场经济和民主政体的矛盾冲突日益尖锐。全球化的市场经济创造了一个漫游者的世界,而民主政体只适用于定居者。全球化需要商品、资本、信息、思想和人员实现自由流动,必须打破国界,而民主政体仍需要维持边界,以便区分外国人与具有选举权的本国公民,因为选举权意味着责任、义务和国家的未来发展方向。这就是希拉里的“开放边界”和川普的“筑墙”理念的巨大区别所在。

市场经济和民主政体不仅存在内在矛盾,而且二者并非平等关系,而是互相凌驾的关系。最常见的情况是,市场经济凌驾于民主政体之上。一些强大的经济势力,如华尔街的亿万富豪,用金钱左右政治,操纵举,导致腐败蔓延,民主政体被腐蚀,失效(如克林顿夫妇的腐败和贪赃枉法)。随着立法机构和法院的权力落入中央银行和公司之手,市场精英将变得比民主精英更强大(CIA,司法部在克林顿邮件门上的包庇行为,奥巴马的内阁部长有一半是华尔街推荐任命的)。传媒受到市场和金钱的支配,失去客观公正性(CNN, 纽约时报,和华盛顿时报等传媒对希拉里的偏袒),从而加深人们对政治和民主价值观念的怀疑 。这种趋势发展下去,最终必然导致民主政体的消失,被市场机制和腐败所取代。由于有组织的宗教受到商业价值观念的腐蚀 ,公民美德为普遍的犬儒主义和绝望所取代,以至于宗教信仰和社会价值观念也将消失。最终,西方文明将崩溃

历史反复证明:一种曾经成功的制度安排并不能永远保持其制度生命力,任何政治制度都存在制度生命周期。福山断言,“任何类型的政治体制—-专制或民主—-都无法免疫于这种政治衰败。虽然民主政治体制具有一定的自我纠正机制,但它也让强大的利益集团能够钻空子,以合法方式阻挡变革,终导致整个体制的衰朽”。

2016年的美国大选充分见证了美国民主制度的腐朽,衰败。若川普当选,有可能扭转颓势;但若希拉里克林顿上台,必将加速美国文明的衰败。

浏览(4452)
thumb_up(42)
评论(18)
  • 当前共有18条评论
  • 相食

    “历史反复证明:一种曾经成功的制度安排并不能永远保持其制度生命力,任何政治制度都存在制度生命周期。福山断言,任何类型的政治体制-专制或民主-都无法免疫于这种政治衰败”。

    非常同意。

    50年、100年以后,历史将证明,这次川普当选,是美国开始走向衰败里程碑式的标志。

    回复
  • 麻辣戈壁的共匪

    西方文明的终结就是人类文明的终结。然后人类必将进入另一个漫长的黑夜。

    回复
  • 闲汉凡人

    先说“市场经济和民主政体共同促进了人类的进步”,头头是道!后又说“市场经济和民主政体的矛盾冲突日益尖锐”,无非你是说民主政体应被中国的马克思主义独裁代替,对吗?

    回复
  • keeeleee

    走在离开终极正义的道路上的希拉里,最后也引用圣经。说明这个国家还是有救。

    回复
  • 枫苑梦客 回复 beiqian2016

    上帝是垂听祷告的神,川普的当选见证了神迹,人做不到。如果不是民主党,媒体,华尔街,精英集团的倒行逆施,腐朽贪婪,惹动了上帝的愤怒,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只有天怒人怨才可能出现这个结局。无论人怎么算计都是小聪明的算计,只有神那里才有大智慧,他仍在掌握着人类历史的进程。我在上篇文章中表示了自己的担忧,希望川普不要实行暴力的正义。接下来我们应该为川普祷告。

    回复
  • beiqian2016 回复 凌吉可

    在由堕落的人类管理的世界固然是找不到基督的国度,但不表明教会没有基督国度的概念,从而也不能否定教会应该在言行上在这个世界努力彰显基督国度的本分。此次大选,有相当数量的教会向二党候选人提出了教会的诉求,在在见证了教会应该有努力在这个世界彰显基督国度的本分的观念。还记得“与神双打”这个说法吗?神与我们同在啊,我们怎么能不努力彰显的国度真理呢?这个观念与顺服上主的主权管理没有矛盾

    回复
  • beiqian2016

    商榷。我无论怎样批评Trump的缺点,无论怎样提出论点不应该迷信“民主”,但不会从2016年大选这个层面得出“2016年的美国大选充分见证了美国民主制度的腐朽,衰败。”这个结论。

    我现在再提出一个论点,如果“民主”的背后是以敬畏上主耶稣基督为基础,那个“民主”是可取的;但是如果“民主”的背后是以悖逆上主耶稣基督为基础,那个“民主”是不可取的。Hillary的“民主”处处在破坏基督信仰的各种观念,处处破坏许多教会提出的诉求,按照圣经最后审判的信息,那样悖逆的“民主”必定会被审判。

    “腐朽衰败”的是Hillary的“民主”(也就是人们在反思的“虚假的政治正确”)。至少有一件事情很多人早就注意到了,Hillary的竞选资金几倍多于Trump。(当然Trump也必须反省/忏悔不符合基督信仰观念的东西,不然他即便当选,还是会“被自己打败”的。)

    还有,你提到了“有教堂的市场经济”,我以为这个说法不准确。“远方的孤独”昨天有一篇博文简单涉及了“capitalism加民主法治”的论证,你也许已经看过了。我在这里提这件事,是想反思一下,“市场经济加民主法制”是没有基督信仰的人也能想到的;如此,教堂与市场经济还存在必然的关系吗?不一定了吧?圣经中有“有教堂的市场经济”这样的观念吗?或者有“耶稣基督加市场经济”的观念吗?不一定了吧?

    回复
  • 枫苑梦客

    川普创造了历史。天意不可违,民意不可违。

    回复
  • 凌吉可 回复 芹泥

    才女好!

    从下面的经文看,就连完全圣洁的“天子”耶稣都拒绝“良善的夫子”的称呼”,我们又何必在人类国度里找基督教国家呢,或者自以为义呢?

    这正是当今世界的问题:人们依然寻求大救星红太阳的思想根深蒂固,就是拒绝信靠基督。然而,人要得救,出路却只有基督这条“天人合一”之路。

    路加福音 18:

    18 有一个官问耶稣说:“良善的夫子,我该作什么事才可以承受永生?”

    19 耶稣对他说:“你为什么称我是良善的?除了 神一位之外,再没有良善的。

    回复
  • 芹泥

    顶梦客兄好文章,西方文明当然是以基督教为中心的。

    希望以基督教为立国之本的美国人不要忘了这一点,在世俗的路上越走越远。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