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律】诗酒几度 和东篱兄 步韵松涛兄 - 加了修改版!

作者:杭州阿立
发表时间:
+-

【七律】诗酒几度 和东篱兄 步韵松涛兄

 

客舍青青欲别难,北风吹雁雪中看。

常怀故土湖山俏,不叹他乡天地宽。

兴起小诗休问律,时来欢饮可求餐。

闲云野鹤葫芦晃,夏绿秋红几度干。

 

阿立注:

东篱兄昨晚(9月12日)又骑驴一首,和松涛兄。

曰:诗友松涛的诗,总是能让我反复咏诵。他的诗古韵味足,还能学到很多。这次他在诗里用了一个""字。查了一下,出自《殽之战》:“且吾不以一眚掩大德。”当错误讲,发音同“省”。俺依松涛韵,学习一首哈。

又是诗、又是酒、又是干,严重挠到阿立的痒处。

不欲骑驴也馋酒,小毛驴上干一杯?

哈哈

曹兄点评,有几处需要推敲的赶脚。

一时改不太好,先把‘随心酒’改成‘葫芦满’。

艾玛,满字也撞韵,晕了。改‘葫芦晃’。

其它还得先添酒,慢慢想一想。

2017年9月13日


【七律】诗酒几度 和东篱兄 步韵松涛兄

(修改版)

 

客舍青青欲别难,北风吹雁雪中看。

常怀故土湖山俏,不问何乡天地宽。

兴起小诗时出律,来欢饮总加餐。

闲云野鹤葫芦晃,夏绿秋红几度干。

 

阿立注:

曹兄点评,有几处可以推敲:

-    撞韵;湖山vs天地天地概念太笼统。。。

-    休问”有反对律的意思,而本意是不计较律。。。

-    求餐或不如可加餐。。。

-    随心酒可变通为壶无罄、壶愈满之类,背个酒壶,以便与字配伍。。。

先顿首,谢曹兄

修改了几处,尚可推敲的赶脚:

-    叹他’改为‘问何’,取‘不问他乡是何乡’意,自然粥不会林妹妹似的乡思愁断肠了。。。然后粥赶脚‘天地宽’了。哈哈

-    休问’改为‘时出’,只是时而、偶尔出律么,还是好同志的赶脚。不过也可能是时不时、经常出律,只是不在意,态度还是好同志么。哈哈。字已用,下句也相应改一改:‘’成了‘’,‘欢饮’更名正言顺了。。。朋友来了,阿立嫂总严重么。哈哈哈。

-    随心酒’改为‘葫芦晃’。骑驴倒跑,酒葫芦非得晃来晃去,灰常合理的赶脚。读起来不太像诗?

2017年9月13日



 

东篱兄原玉:

诗酒同干

文/潜东篱

 

秋立三天再热难,几行雪雁任高看。

兴诗应客多重眚,把卷堆床每误餐。

入眼谁人知命短,安神何法放心宽?

无才乱和涛兄韵,恰有深杯一併干。

 

松涛原玉:

七律(闲坐)

 

涉世时常跬步难,也曾覆辙转头看。

仕经擢贬空谈少,履历山川眼界宽。

大德不惶销一眚,小诗自悦佐三餐。

汨罗沉石绵山火,何事掏心学比干?


  • 当前共有(点击评论标题即可回复该评论!)
  • 东南村夫:立兄练句神进步 小驴越来越可爱了!
    杭州阿立 回复 东南村夫:东南兄果酱,顿首、跺脚!功劳归于毛驴的赶脚
  • 琴韵:向阿立学兄学习。
    null
    杭州阿立 回复 琴韵:艾玛,琴总教俺唱歌跳舞先!
    null
  • 秦川野老:常怀故土湖山瘦,不爱他乡海水宽。出对句扬抑对比
    杭州阿立 回复 秦川野老:果然扬抑对比很顺畅!谢大树兄!顿首、顿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