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万维读者网>史地人物>帖子
红朝演义八四:蠢学生绝食毁中国民主前程 邓小平屠刀血洗北京
送交者: 巴山老狼 2017-09-10 18:26:31 于 [史地人物]

红朝演义八四:蠢学生绝食毁中国民主前程   邓小平屠刀血洗北京天安门

巴山老狼  著

第十篇:  民主启蒙、民族觉醒、“六、四”天安门大屠杀

第八十四章  蠢学生绝食毁中国民主前程   邓小平屠刀血洗北京天安门

1989年5月13日,这是一个中国历史、也是世界历史上值得大书特书的日子。这一天在中国的首都北京市数千学生发起绝食。与此同时,全国很多大城市的大学生也起而响应北京“高自联”的呼吁,举行了声势浩大的游行示威、成立学生自治会、开展绝食活动。]

对于学生们的这一极端的行为赞誉者有之;推波助澜者有之;冷眼旁观者有之。上世纪九十年代,老狼写本书时,就对学生绝食进行了严厉的批评。二十八年后的今天,老狼再次回顾一九八九年的民主运动并进行反思,要对当年的学生们大声地说:同学们,你们错了!你们太愚蠢了!不该用绝食的方式要挟赵紫阳为首的中共及其政府!

学生绝食成了八九民运转折点。八九民运败局已定!学生们发起了这场伟大的民主运动,学生绝食又亲手葬送了这场伟大民主运动!(后面篇章老狼将对学生绝食进行深刻反思)

学生绝食后,五月十三日晚,严家其、包遵信等人在北大贴出了《我们再也不能沉默了》的大字报,呼吁知识分子举行支持、声援绝食的学生大游行。五月十四日,知名学者严家其、苏晓康等十二人又发出了《我们对今天局势的紧急呼吁》,要中共当局定学潮是爱国民主运动,承认高自联为合法组织,要求共产党不得对绝食学生采取强制措施,否则将成为历史罪人。

五月十五日,严家其、包遵信、苏晓康等人组织数万知识分子进行声援绝食学生的大游行,五月十六日,严家其等人在北大三角地召开“中国知识界新闻发布会”,宣布成立“中国知识界联合会”。

中共控制的新闻机构在胡启立与新闻记者对话后,对学生运动的报道更加直接和公开。从五月十五日起中国的新闻记者们确确实实地自由了,在其后的三天时间里对学生绝食现场和游行示威的情况作的报导的客观公正程度简直就与西方民主社会一样。

此时身在火山口上的赵紫阳唯一能做的事就是力劝学生们停止绝食。尽力避免出现局面失控的状况。

五月十四日凌晨,中共政治局委员李铁映、李锡铭等人到天安门广场力劝学生回校。当天下午李锡铭、阎明复、尉建行等与学生们进行对话,劝学生们停止绝食。五月十五日,李铁映、阎明复再次同学生们对话。提醒学生们说:“事情的发展往往不以人们的善良愿望为转移,希望大家以高度的理智,在民主和法制的轨道上解决问题。”这话里有话,弦外之音就是:学生绝食将完全中断赵紫阳已经启动的中国民主进程!

五月十六日中共政治局五人常委召开紧急会议讨论学生绝食一事。赵紫阳主张继续采取对学生运动正面引导,不把学生推向与共产党对立的一面,并逐步深化改革、推进民主化进程的主张,这一主张得到胡启立的支持。而李鹏、姚依林、乔石则主张不能从“四二六社论”的立场上后退。这一次常委会与几天前常委会授权胡启立到新闻单位座谈推动变革的立场完全想反!

从赵紫阳表态:“《四二六社论》不妥”。到中共政治局常委会决定启动新闻改革,再到李鹏、姚依林、乔石:“不能从四二六社论的立场后退。”这就是学生绝食带来的后果和结局!

当天下午,赵紫阳在会见苏共总书记时,赵紫阳对戈尔巴乔夫说:“在最重要的问题上,仍然需要邓小平同志掌舵。十三大以来,我们在处理最重大的问题时总是向邓小平同志通报,向他请教。”并说是第一次公开透露了中国党的这个决定。

次日北京市各界民众百万人走上街头,举行了自有共产党专制以来规模最大的反对共产党的游行示威,严家其,包遵信等知识界精英们发出了《五、一七宣言》,宣言中说:“由于独裁者掌握了无限的权力,政府丧失了自己的责任,丧失了人性,清王朝已以死亡了七十六年,中国还有一位没有皇帝头衔的皇帝,一位年迈昏庸的独裁者!老人政治必须结束!独裁者必须辞职!”

同一天全国各大城市都举行了声势浩大的示威游行。

五月十七日,赵紫阳代表中共政治局常委会发表书面讲话,呼吁同学们停止绝食。赵紫阳的呼吁不被理睬,天安门广场被一种争民主的狂热所笼罩,不知世事的学生们的不理智行为又受到对政治运作方式一窍不通的所谓的精英们的支持,那么八九民运的失败结局就不可避免了。

当天,赵紫阳写信给邓小平要求见面,但这时邓小平面对保守派的巨大压力,和学生绝食的乱局,已经决心抛弃赵紫阳,不再听赵的任何意见,站在保守派一边。准备镇压学生。邓小平通知了当时的全体政治局常委(赵紫阳、李鹏、姚依林、乔石、胡启立),外加杨尚昆、薄一波两人在邓家开会。在邓家的会议上,邓小平说对学生已退无可退,只有戒严,用解放军平息动乱。原反对军管的胡启立、乔石和杨尚昆此时均转变立场。赵紫阳不同意戒严,并在会上提出辞职,但没被会议接受。

据《人民日报》报道,远在加拿大访问的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万里公开发话:“现在学生、知识界、工人要求民主、反对腐败,这是敦促加快改革的爱国行动。”“学生示威游行要求民主、反对政府某些官员的贪污腐败,记者要求新闻自由,党和政府近来一直在研究如何解决这些问题,我们将发扬社会主义民主,加费社会主义法制,使新闻变得更加开放自由。”

学生绝食后,中国的形势真令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社会各阶层面对突发的学生民主运动显然缺乏心理上的准备和承受力。对现实不满的民众一片欢呼声。知识界支持学生们,但又不懂得采取什么样的手段去达到目的。各高校负责人、各民主党派领导先是呼吁学生停止绝食,继而呼吁中共与学生们对话。中共的附属组织如全国青联、共青团中央、全国妇联、中国文联、全国学联、也站在了赵紫阳一边呼吁与学生对话。著名的学者、教授、作家、几乎全站在了学生一边要求共产党与学生对话。此时中共各地方党、政负责人的态度成了全国和全世界关注的重点,但遗憾的是除赵紫阳的发迹地四川省委书记扬汝岱公开向中央发电报要求与学生们对话外,其它各省市的官员们都采取了骑墙的态度:坐山观虎斗,谁赢跟谁走。

五月十八日,赵紫阳、李鹏、乔石、胡启立和芮杏文、罗干等人到医院看望了绝食的学生。

这一天,全国人大常委会有十二名委员紧急呼吁中共尽快与学生对话,并建议从速召开全国人大常委会紧急会议,以解决当前的危机。

中共官方的全国总工会(时任总工会主席倪志福)以及四通公司、农工民主党向学生捐款十万元。

五月十九日,赵紫阳、李鹏到天安门广场看望绝食学生。赵紫阳哽咽着说:“学潮的性质、责任问题终究是可以得到解决的。”“你们还年轻,来日方长,你们不象我们,我们已经老了,无所谓了。”

赵紫阳最后一次在公众场合露面,表明了他同情学生、支持民主化改革的立场,也透露出其在总书记的位置上时日不多了。

五月十九日晚,中共党政要人召开大会宣布戒严。在此前老人们要赵紫阳和李鹏各自发表一篇讲话,赵不同意。后来又请他主持会议不讲话,赵还是不同意,最后请他只出席会议赵仍然不同意。

大会由乔石主持,李鹏、胡启立、姚依林、杨尚昆、王震等人出席。李鹏以中共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的身份发布《戒严令》。

时光不会倒流,历史没有如果。如果此时没出席戒严大会的共产党总书记赵紫阳公开站出来宣布支持学生的爱国民主运动,反对戒严,那么中国的政局会如何演变?共产党军队会象前苏联军队全部倒向叶利钦一样倒向赵紫阳吗?

据高层人士透露:参与戒严的三十八军军长就公开向赵紫阳表态:我听你的!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据说时任国防部长的秦基伟就支持赵紫阳的主张!

据说杨得志等中共军界前辈就对戒严持反对态度!

但赵紫阳面对国家、民族、个人的巨大机遇竟没有胆量站出来振臂一呼!

据赵紫阳本人说之所以没站出来是怕引起内战,受难的还是老百姓。但赵紫阳本人在历史关键时刻人性、良知的复苏却是值得肯定的!

两年后,时任俄罗斯最高苏维埃主席的叶利钦正是吸取了赵紫阳没有勇敢站出来而软禁终生的教训,站在苏军戒严的坦克上勇敢地呼吁军队站在民主、自由、正义一边!苏联人民终于挣断了共产专制的铁血锁链获得了新生!

伟大的俄罗斯民族有一个伟大的叶利钦!

叶利钦,一个真正的男人!

共产党当局以为宣布了戒严,军队进了城,学生运动就可以平息下去,但北京的数百万市民表现出来的勇敢精神令全世界钦佩。当全副武装的共军士兵乘装甲车、坦克向市区挺进时,竟被百万民众以血肉之躯挡在了城外,不能前进一步。当电视显出共军坦克被北京市民的人海所包围的场面,全世界为之动容。共军士兵还从没见到过这样的场面,也没有胆量强行冲进城。只得原地待命。

戒严令发出后,军队被民众阻在城外,这在西方民主国家,其领导人怕是早已改弦易辙或顺应民意辞职另选高明了。但是共产党的政权是用枪杆子抢来的,不是人民选举的,其头脑中从没有一个顺应民意的概念,一旦决定了的事,那怕自己也知道错了,为了脸面也要一错到底,不然这权威如何树立?毛泽东不是早就说过“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吗?毛泽东的徒子徒孙、今日中共的老朽们也是一副“我有枪杆子我怕谁”的流氓嘴脸。

面对军队被人民阻在城外的意外事件,中共的独裁寡头们并没有慌乱,而是让部队暂时退回防区,并对共军士兵们进行洗脑。把天安门的学生们描绘成穷凶极恶的“反革命暴徒”,共军的士兵们人人摩拳擦掌,准备在日后镇压学生的军事行动中消灭更多“暴徒”。当再有人胆敢阻共军坦克前进,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碾碎“暴徒”们的血肉之躯向前进!

共产党宣布戒严后,共军士兵被阻在城外,此时天安门广场的学生已停止绝食,北京市百万民众多次举行声势浩大的反戒严游行示威。没出席戒严大会的赵紫阳又寄希望于人大常委会开会解决。二十一日,赵紫阳发出电报,要正在美国访问的万里回国。但万里在国外的言行已引起了顽固派们的不满,当万里从美国归来日,其乘的飞机竟被拒绝在北京降落,万里在上海一下飞机,就被以江泽民为首的上海市委以生病为由严加看管,直到六四血腥镇压后才回到北京,但此时是大局已定,谁也无能为力了。

共产党为使戒严的实施,可谓煞费苦心。戒严令宣布之时,军队已占领了报社、广播电台和电视台。戒严令一出不但人民反对,中共许多大人物包括许多军队元老也不理解。五月二十六日,陈云又主持中央顾问常委会会议对老干部们统一思想。

中共前人大委员长彭真又召见前段时间呼吁与学生对话的民主党派负责人和副委员会们,重申戒严的决定。

五月三十日,中央美术学院师生集体创作的“民主之神”雕像安放在天安门广场,这一体现全民族民主自由愿望的作品引起了全世界的关注。

五月三十日,中共在顺义、大兴、怀柔三县组织了游行,当中央电视台播出的游行场面中游行人群喊着“坚决反对动乱”,“拥护李鹏、杨尚昆讲话”,“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人民解放军万岁”的口号时,全世界人民看到的是游行人群言不由衷的表情和一副被共产党收买的嘴脸。共产党宣称游行人数达一万以上,但笔者从电视画面上判断最多不过几百人。更离谱的是第二天北京日报说:门头沟、通县、延庆县、昌平县、房山区的二十八万人进行了拥护戒严的游行。

官方在小县城组织游行以与天安门广场的游行相抗衡,这是一个信号,表明控制了共产党决策层的顽固派们正在磨刀霍霍,作好了血腥镇压的全部准备工作。即将动手了。真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这个“东风”是什么呢?

就在中共官方的游行活动进行之际,天安门广场的学生正在就是否撤离广场进行讨论,主张撤离的已开始占了上风。如果让学生们就此自行撤离,那么军队戒严一事就没有实行的理由了。不行!一定要赶在学生撤离之前将这些“反党反社会主义分子”们一网打尽!心毒手狠的共产党人们要干一件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惊天动地的大事情:用武装到牙齿的军人去屠杀争民主自由的学生和市民们!

发动战争需要有个借口,炒作股票需要有个题材,镇压学生运动需要时机和理由。苹果熟了就要采摘,不摘掉在地上就烂了,时机成熟了就得动手,不动手一旦学生撤离想下手也没理由了。理由可以现编或者制造一个出来。

当年日军以一个士兵失踪为由,发动了侵华战争。今天共军找不出这样的理由,干脆制造一起血案引起民众的激愤,然后顺理成章地了去“平息爆乱”。

六月二日晚,共军一辆三菱吉普车冲向学生人群中,当场撞死学生三名,重伤一人。此事发生后学生和市民群情激愤,将车堵截。正当市民和学生与事主论理之时,共军的大部队以坦克、装甲车开路,轰轰隆隆向人群中冲来!血腥的大屠杀拉开了帷幕!与此同时,中共当局以戒严部队指挥部的名义发布紧急通告:“任何人不得以任何借口非法拦截军车,阻拦、围攻解放军,妨碍戒严部队执行勤务。军队行动时间、方式、着装均属军务,任何人不得干预。我们坚决执行国务院戒严令和北京市政府一、二、三号令,如果有人不听劝告,一意孤行,以身试法,戒严部队、公安干警和武警部队有权采取一切手段,强行处置,一切后果由组织者、肇事者负责。”

有此通告明示,那么当学生和市民们拦截军车,共军就要“采取一切手段”!打死你碾死你我不负责!有坦克装甲车开路,有上司命令中的“采取的一切手段”,有军人服从命令的天职,面前又是邓小平所说的“反革命暴徒”们,如狼似虎的、武装到牙齿的、练就一身杀人绝技的共军士兵还有什么顾忌的呢?谁敢阻我前进,手中枪炮无情!谁再拦我铁骑,让尔粉身碎骨!杀人是军人职业!杀人多方显我军威无敌!砰砰砰机关枪与茫茫人海格斗!市民们望风倒地!十里长街血流成河!!!轰隆隆坦克车与血肉之躯比武!学生们顿成肉饼!天安门广场垒起座座尸山!!!杀!杀!杀!杀人越多、战功越大!……六月四日凌晨,共军武装不费吹灰之力就攻占了手无寸铁的学生们静坐的天安门广场!

………

死在共军枪炮和坦克车下的学生和北京市民有多少人?据中共官方公布是伤二千四百多人,亡三百多人。根据中共官方的一贯做派,此数的可信度只有十分之一。

另据日本外务省得到的来自中国红十字会的消息,在这一大屠杀中北京市民和学生共死亡达二千六百多人!伤者还无法统计!

人类历史最悲惨的画面是在天安门广场上一个手无寸铁的学生用双手阻止共产党的坦克车冲向手无寸铁的民众。其结果是可想而知――这个学生被共产党的坦克碾得粉身碎骨!

九十年代江泽民访美时,当美国新闻记者拿出这一张照片问江泽民:“这位学生还在不在人世?”江泽民满脸不自在,想了半天,竟胡说:“这个学生应该还活着。”

大屠杀后接着就是大搜捕!从北京到全国各省市的学运领袖、民运人士们尽在共产党的通缉之中,总达数万人!民运期间成立的“首都知识界联合会”、“工人自治会”、“首都各界爱国维宪联席会”、“外地赴京高校自治联合会”等,以及各省、市自治区成立的“省高自联”、“市工自联”、“市民声援团”都在共产党的通缉之列,著名的民运人士如方励之、李淑娴、刘宾雁、王若望、严家其、苏晓康、包遵信、王军涛……俱在通缉之列!可谓一网打尽了!除少数人流亡国外,多数被捕入狱!估计全国被捕的民运人士达数万人之多!在被捕人员中,仅北京就处决了三百多人!

“六、四”大屠杀后的中国,笼罩在一片红色恐怖之中!

六月九日,邓小平接见戒严部队军以上负责人并讲话。将大屠杀责任全部承担。

六月二十四日,赵紫阳、胡启立、芮杏文、阎明复等在学潮运动中表情暧昧的改革派们全都下台。其他与赵关系密切的高层人士如田纪云、秦基伟等见势不妙连忙转向,以看望所谓的“受伤战士”为名,与赵紫阳“划清了界线”,摆脱了被清洗的命运,唯一公开发电报要求与学生对话的四川省委书记扬汝岱被树立成了一个“首恶必办,胁从不问”的样板,非但没被撤职,还在日后几年中升为政协副主席,虽是有职无权,但在所有的拥赵人士中成了唯一的一个不降反升者。

0.00%(0) 100%(1) 0.00%(0)
当前新闻共有0条评论
笔  名 (必选项):
密  码 (必选项):
注册新用户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