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万维读者网>教育学术>帖子
彭运生谈艺录(105)
送交者: 彭运生 2017-09-09 16:35:34 于 [教育学术]


彭运生谈艺录(105)


怪诞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这是李白的《静夜思》。月亮悬在天空,想望月亮,我们通常需要“举头”,但一个人“思故乡”的时候为什么一定就要“低头”?难道他的故乡是在他脚底下的地球深处吗?如果他的故乡是在西南方向,他思故乡的时候不是更应该朝西南方向望去吗?如果故乡所在的西南的海拔比他现在所待地方的海拔高,他应该是“举头望西南”吧。总之,诗中的“低头思故乡”有怪诞意味,自然,这是一种有意义的怪诞。

“出门一笑大江横”,这是黄庭坚的名句。一个人从屋子里出来的时候笑了起来,这是平常的事情,随后,他看见一条大江“横”在自己前行的路上。“出门一笑”和“大江横”,这两者有什么关系?如果说“出门一笑”意味着快乐,则“大江横”意味着痛苦,紧接着快乐的是痛苦,这是大起大落,形成了强烈的对比。或许可以说,一切强烈的对比都有怪诞意味。

“未到江南先一笑”,这是黄庭坚的名句。一个人来到了江南,对江南有所感知,从而心生喜悦,最终笑了起来,这是人之常情,容易理解,还没有到达江南,却笑了起来,按照人之常情,这个人的笑就没有什么理由,因而显得怪诞。

“天公见玉女,大笑亿千场”,这是李白的名句。天公见到玉女,何以就大笑了一千亿次?是玉女真的让天公喜爱得发狂,还是天公有什么病?不管是谁,只要连续大笑一千亿次,他都会笑傻、笑死吧,这也太浪费感情、太浪费时间了。太荒诞了。



0.00%(0) 0.00%(0) 0.00%(0)
当前新闻共有0条评论
笔  名 (必选项):
密  码 (必选项):
注册新用户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